返家後的陳水扁學會用智慧型手機,如今沉迷滑手機,樂此不疲。(讀者提供)
返家後的陳水扁學會用智慧型手機,如今沉迷滑手機,樂此不疲。(讀者提供)
最新
2018.09.11 20:59

【看見陳水扁】失去快樂40年 靠手機重獲自由

文|簡竹書    影音|何懿原 管佈霖

權力的最頂峰,壓力也最大,可能還最孤獨。那時候有人可以講心事嗎?陳水扁這樣形容:「最主要有特勤維安,無形中把你跟民間、跟基層、跟你的親友,完全阻隔。」例如維安人員會安排好出門動線,即使他看到對街有民眾揮手,想走過去握手,特勤人員就極度緊張,讓他經常得猶豫是否該踩維安紅線。說著說著他嘆道:「我在裡面鬼地方(監獄)失去自由,其實做總統也是失去自由,失去真正做一個人完全的自由。」

即使諸多爭議,陳水扁的親民、體恤下屬,應是無庸置疑,1位昔日祕書就說,陳水扁會罵政敵,但他從未見過陳水扁罵下屬,即使某次他因內部溝通疏失,讓扁弄錯行程而枯等許久,「總統也沒罵人,只說下次注意一點就好。」曾替扁家工作數十年的昔日管家阿卿嫂也說,阿扁一家就屬老闆陳水扁人最好了,從來沒有罵過她。

那,人生中到底什麼時候最快樂?又被追問這個問題時,陳水扁茫然起來,好像快樂二字是什麼外太空生物。許多人答案是童年,但顯然他不是,大概童年的貧困記憶並不愉快。想了很久他終於想到,應該是剛考上律師時,「很快樂啊,真的快樂就是那時候,總算圓夢,能改善家裡的經濟,縱使我有我的志向(政治而非從商),可以達陣圓滿,生活不會發生太大問題。」又說,擔任美麗島辯護律師後,壓力就大了,從此近40年不曾感到輕鬆過。人生如此矛盾,最大興趣是政治,從政的開端卻也是失去快樂的開端。

起起落落,如今他的舞台只剩手上那支智慧型手機。剛保外就醫時,「也不知道能不能用手機、傳簡訊,可不可以表示一些看法,如果好友不小心轉PO出去怎麼辦,那時候快嚇死,不知道紅線在哪裡。」直到今年他才敢用臉書,但仍不敢以自身身分發表意見,某天看到一隻黑狗,他想起自家死掉的黑狗勇哥,才有了以「勇哥」代己發言的靈感。

 

藉由手機 滿足獲得自由

他說,現在記憶力差了,有時才寫第一句,轉頭找個資料,回頭就忘了第二句,「你不要看這些文章好像無甚高論,我花很多心血,還要找照片,寫完再發出去,我的LINE好友至少超過2,000,還有很多群組。」他說得驕傲,好像LINE有2千多個好友多麼令他開心。被孤立太多年了吧,昔日總統之尊,而今我們說想加他LINE好友,他也接受,之後就每天收到他類似早安圖的長輩論政文、或心靈小語。

他與昔日故舊、部屬們經常一聊就是1、2個小時,卻總是甚少喝水。曾有人問起他不渴嗎,他才說,是刻意少喝,然後撩起褲管,裡頭是一只尿袋。

至少現在能用、也會用手機了,「我現在就整天與手機為伍,一機走天下,至少沒有成為社會邊緣人。」總統8年、入獄6年都不得自由,而今竟是靠著小小一支手機,他與社會重新連上線,宛如身心都重獲自由。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歡迎灌溉支持喔!

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