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文朗讀

00:00 / 00:00

陸莉玲曾以以退休空服員身分出席,力挺老東家華航,義務支援空服員罷工期間的人力。
陸莉玲曾以以退休空服員身分出席,力挺老東家華航,義務支援空服員罷工期間的人力。

2016年的華航罷工事件,曾讓陸莉玲頻繁出現在媒體上。

當時華航工會為抗議工作條件變差,休假變少、薪水縮水,舉行罷工投票。代表資方的華航企業工會則開記者會聲援華航,陸莉玲(又名:陸麗霖)以退休空服員身分出席,表態力挺老東家,她面對媒體說:「我們都願意站出來,不用拿薪水,就算我不富有,我的朋友會贊助我。」也就是說,她願意在華航罷工期間,免費義務支援華航所需的空服員人力。

她如今回憶說:「華航那件事,我被很多人打電話到飯店罵,飯店就叫我休息一下。那時候華航好可憐耶,都沒人敢幫他們講話,那邊都沒有聲音,我是有正義感的人,我就來講一些正面的話,拋磚引玉嘛,來影響一些人,我們也不是軟腳蝦。我還聽到有人說老太婆還要來撈錢,我就想,那我不要錢啊!我說我來飛,一毛錢都不要,結果就一直被(電視新聞)重播。有趣的是,三立電視一直重播我的畫面,但他們主管還找我去教他們美姿美儀耶,很有意思。」

我問她知不知道罷工訴求?她愣了一下說不清楚,又說不要再談這件事了。她說當時考空姐,6、7千人只錄取30人左右,而且「早期螺旋槳飛機很輕,加上島型氣候容易有亂流,飛機會晃,我就開始暈機,台北飛到花蓮我一起飛就去廁所吐,快到目的地又去吐,我飛3趟就吐6次,逢年過節加班,飛5趟我就吐10次。但空姐是我自己的選擇,我吐得心甘情願。」可以理解她一股腦地力挺老東家,或許是當年考空姐不容易,而且工作條件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往下繼續閱讀

然而凡事都全力以赴,就是她最引以為傲的人格特質,我想起第一次電話約訪她時,我只報上公司名稱和個人姓氏,沒想到下回初見面,她送上伴手禮盒與卡片,卡片裡她用羅馬拼音寫出我的英文全名,而且一字未錯,就和我護照上的拼音一模一樣。

更多內容,歡迎 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喜歡這篇文章嗎?
歡迎灌溉支持喔!

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