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鏡到底
2019.07.28 22:58

【李瑾倫專訪2】動物醫院裡太多悲傷故事 目睹婦人對死去的狗人工呼吸

文|黃文鉅    攝影|王漢順    影音|鄒雯涵

全文朗讀

00:00 / 00:00

 「灰灰基地美術館」2樓住了幾隻貓,這隻11歲的白貓「啵啵」才剛搬進來,正在治療異位性皮膚炎和腳傷。牠一看見李瑾倫靠近,喵喵不停狂撒嬌。
「灰灰基地美術館」2樓住了幾隻貓,這隻11歲的白貓「啵啵」才剛搬進來,正在治療異位性皮膚炎和腳傷。牠一看見李瑾倫靠近,喵喵不停狂撒嬌。

李瑾倫對動物不會生氣,對人會,人對動物不好她更氣。「我對動物有無比的熱情跟耐心,可是我對人沒有。」她的姊姊告訴我,妹妹從小活在自己的世界,少一根筋,人際好惡分明,不愛主動社交,跟動物處得比較好。好友王玉萍也說,她為了照顧動物開商店,不得不硬著頭皮鍛鍊社交。

詢問本人,她說:「我不是社交障礙,是個性偏宅,之前我也會去偏鄉小學講故事,都是即席發揮。但不否認,跟成人接觸會抗拒,很容易出神,這部分在我開店後慢慢有磨練,因為常有人客訴:『為何不能摸貓?』身為老闆必須站出來,告訴大家尊重貓的自由意志,不可隨意打擾。」

之所以著迷動物和繪畫,源於家庭。她出生在台北市,有一個哥哥和姊姊,父親在台北科大教工業設計,是業餘畫家,母親是小學老師。「我成熟得很慢,在一種小孩的狀態很久,好像沒有長大過,可能也跟我沒生小孩有關。」

李瑾倫用畫筆記錄愛犬Paw的樣貌。(李瑾倫提供)
李瑾倫用畫筆記錄愛犬Paw的樣貌。(李瑾倫提供)
Paw罹癌病逝後,李瑾倫依依不捨畫了一部繪本《好乖的Paw》,風格明亮又溫暖,給予許多眷戀動物的人力量。(李瑾倫提供)
Paw罹癌病逝後,李瑾倫依依不捨畫了一部繪本《好乖的Paw》,風格明亮又溫暖,給予許多眷戀動物的人力量。(李瑾倫提供)

從小立定 繪本作家夢

有段時期,父親開繪畫私塾,三兄妹從旁湊熱鬧,間接汲取了美術養分。求學階段,她經常擔任學藝股長,從崔苔菁的電視節目布景尋找靈感,拿來布置教室。「我很喜歡寫圖畫日記,從小夢想當繪本作家。家裡有一位趙國宗老師常來吃飯,他跟林良是台灣第一批做圖畫故事書的人,他問我以後要不要跟他一樣畫書?我就說好,可能那時立下志願。」

李瑾倫與Paw唯一的合照,此時牠已罹患淋巴癌,病況嚴重。(李瑾倫提供)
李瑾倫與Paw唯一的合照,此時牠已罹患淋巴癌,病況嚴重。(李瑾倫提供)

父親養過3隻白狗都叫Bily,也養過鴿子、天竺鼠、鸚哥、八哥,「最驚悚的是一隻公雞,會站在背後看我爸畫圖,後來牠開始咬人,有一天放學,我看見餐桌上有很大的雞腿,馬上意識到是那隻雞!那個時代還沒有寵物的概念,我也忘了有沒有吃,只記得心裡很震撼。」

世新專科學校(現世新大學)編採科畢業後,她在《兒童日報》當美術編輯,1年多後辭職去東京「日米會話學院」學日文。25歲在日本橋的畫廊第一次舉辦畫展,不久出版第一部日文繪本。回台後在聯經出版社擔任童書編輯,她始終忘不掉「繪本夢」,於是趁每天午休和下班埋首畫圖,投稿「信誼幼兒文學獎」,第1年佳作,隔年以《子兒,吐吐》榮獲首獎,樹立了名聲,這部繪本暢銷至今二十多年。

圖畫推廣 成商店精神

30歲她嫁給1名獸醫,隔年,飛去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攻讀插畫碩士。婚姻生涯裡,約莫有5年,她待在動物醫院2樓畫繪本,一接到電話,便匆匆衝下樓幫忙,眼睜睜目睹過不少悲劇。她記得有一天,1位披頭散髮的疲倦婦人救來1隻小狗,被醫師宣告死亡,婦人不敢置信,崩潰地幫狗口對口人工呼吸。

「我問自己也敢這樣嗎?那是一隻吐得很狼狽的狗,我忍不住想,是不是我愛心不夠?再來,狗死了還想救回來是什麼意義?為何不讓牠好好走?在這之前,她積欠很多醫藥費,已經疲於奔命。」這讓李瑾倫警惕,飼主必須穩定身心經濟,才有餘力顧全動物。

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

2015年她成立「灰灰友善動物協會」,除了上述7間店,今年秋天預計開設「小貓闖禍雜貨店」,明年在高雄駁二特區也將落成「阿橘貨櫃基地」,3層樓、70坪,提供認養貓狗和照顧課程學習。店家生意有好有壞,沒特別募款,但設有捐獻箱。「版稅幫助我很多,書裡的圖畫又延伸出去變成商店一部分的商品或精神,這樣推廣友善動物,比大聲疾呼更有效。」

更新時間|2019.07.25 05:17

更多內容,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

相關關鍵字: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歡迎灌溉支持喔!